您好,欢迎来河南宏科重工雷蒙磨专题网站 !

成人自拍视频在线播放 _野火春风斗古城-无衔的‘情报将军’姚继鸣碎片(2.完)

文章来源:河南宏科重工机械 发布时间:2019-08-08 13:52:43         浏览次数:11886      

(接上期)

1942年7月,姚继鸣带着警卫员兼交通员陈志新(化名王顺),离开了八路军前总所在地山西辽县麻田镇,在前总骑兵小分队的护送下,直奔华北敌方重镇,北平。

野火春风斗古城-无衔的‘情报将军’姚继鸣碎片(2.完)

1937年,北平沦陷

?姚继鸣回到了阔别六年的北平家中,与其夫人和三个孩子团聚(此前,姚继鸣已通过北平地下组织将大女儿姚明安排去了延安,在鲁艺学习)。回到北平后的姚继鸣后第一件事就是建立情报 站。不久 ,在西四北大街太平仓 ,出现了一家干鲜果品店 ,牌匾上写着 “谦祥 号 ” 。姚继鸣成为了“掌柜”,王顺(陈志新)管帐、进货 。另外还雇了一位伙计,生意还挺不错。

“谦祥号”开张后,姚继鸣以他老北京人的优势,以及利用他过去复杂的社会关系打入敌方内部,收集情报。第一个建立起来的情报关系是其一门远房亲戚,姚继鸣表姐的大儿子李岐山(后更名为李明),他是一名地质学家,毕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 。 “七七” 事变前夕回国 ,任北京师范大学地质系主任、教授。

1943年,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王荫泰 ,因其在日本时便与李岐山相识,并很器重他的才华 。王上任后 ,便任命他为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外事局局长兼中日实业公司监事。李岐山虽侨居日本多年,但很重亲情,他对姚继鸣这位表舅的情况有所了解 ,对他的这位表舅很尊重 。姚继鸣则常以舅舅的身份感化,触发其爱国思想 ,终于成为姚可信赖的助手。通过李岐山,姚继鸣获取了大量重要的军事,经济情报,受到了八路军前总的表彰。北平沦陷期间,李岐山还为保护中国地学资料做出了贡献。

野火春风斗古城-无衔的‘情报将军’姚继鸣碎片(2.完)

年轻时期王荫泰

?“谦祥号 ”里还有一位常客,这个人身着军装,佩戴少校军衔,名叫张鸣华。他也是父亲的重要内线。这个内线是这样发展的,张鸣华的妹妹张毓松,是姚的大女儿姚明的同学。在一次张毓松与姚继鸣的聊天中,张毓松提到了他的二哥张鸣华。说其二哥曾在日本留学,做过教师后来当了伪治安军的营长。姚继鸣当即表示要见见这位营长。后张鸣华来到“ 谦样号”,姚继鸣果然看到了一脸书生气的伪军军官。经过多次接触交谈,张鸣华对姚继鸣的爱国思想及学识很是敬佩,表示愿为抗日做些工作 。以后,他便不断送来伪军内部的情报 同时,他还在他营内安插了八路的情报人员。

“谦祥号” 开张一年多 ,由于八路军的内线和情报人员出入过于频繁,终于引起了日伪特务机关的注意,经常被盯梢和骚扰检查,为了安全,不得不关门。

不久,姚继鸣又在东城骑河楼一家私人医院找到了同路人。院长姓郑,是一位极具爱国思想的医学博士,而且还是八路军太行军区四分区情报站长李新农的亲戚 。姚继鸣与郑院长接上了关系,便经常佯装病 人住在这家医院,躺在病床上完成对情报的交接工作。

野火春风斗古城-无衔的‘情报将军’姚继鸣碎片(2.完)

八路军情报站长李新农

后来又陆续在北平城内外发展了几个点,在北平形成一个情报网,也就是八路军前总情报处掌握的‘姚继鸣组’。

姚继鸣奉命回到北平建立情报网,不到两年,便形成了对日伪极具威胁,卓有成效的情报关系网。当时除了按院胡同十七号,还有老家姚家坟姚养田家。南杨庄杨荣山家,都是八路军事情报人员的避难所和交换情报的站点,就连经常下乡送信的老邮差 、任职于花市邮政局的穆松龄,也被发展成情报组外围,成了“编外”交通员。

需要提及的是还有姚家的女佣人,40岁左右,没有文化,非常朴实。一次伪警察曾包围姚家,姚继鸣和其夫人带着一个孩子事先得到消息,紧急躲避到到乡下。家中尚有有姚坚、姚立两个小孩和这位女佣。特务、警察冲进屋里,因为没有搜到姚继鸣,就把她和孩子都拉出来,并让女佣跪在院子中间,逼问姚继鸣的下落,女佣回答就三个字:“不知道!”气急败坏的特务们动起了手,她始终紧紧护着两个孩子,一声不吭。此后,按院胡同十七号被围禁了十几天,女佣不顾己身安危,始终照顾着两个孩 子,直到解禁 。

1942年到1946年,姚继鸣在北平(先是日占区,后是国统区)进行秘密工作4年多。在与敌方周旋中,没有被捕过。这与其夫人李玉盈女士机智勇掩护是分不开的,经常冒着生命危险为姚继鸣通风报信。日伪到处缉捕姚继鸣,始终无果,便对李玉盈下手。一次,李玉盈刚从乡下回来,便被监视跟踪的敌特抓走,关进东四煤渣胡同日本宪兵队。在狱中,李玉勇毫无畏惧,跟敌人兜圈子。敌特一无所获。后来李岐山出面救出了母 亲。那段抗日的岁月里,凡是在‘姚继鸣组’的情报人员,都把李玉盈女士当做了保护伞。申伯纯的女儿申小丛和她的丈夫李成(均为八路军情工人员),在北 平从事地下工作,李成被捕入狱,申小丛正在怀孕, 还是李玉盈,毫不犹豫把申小丛接到家中,小丛生下了一男 一女双胞胎 ,李玉盈和外甥女杨润英,不仅照顾申小丛做月子,并且在申小丛返回根据地之时,冒着危险把体弱多病的男孩李安收养下来,直到孩子5岁,全国解放后,才由李成 、申小丛夫妇接回到广州。

野火春风斗古城-无衔的‘情报将军’姚继鸣碎片(2.完)

八路军前总情报处情报人员申小丛,其家庭为红色特工之家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 为了集中力量开展对敌工作,迎接抗战的胜利,中共中央曾有过布局,由八路军和新四军利用北平和上海的地下组织,接受中国这两座城市。

野火春风斗古城-无衔的‘情报将军’姚继鸣碎片(2.完)

中共华北地区领导人之一,宋劭文

?在北平,八路军总部的北平情报站与晋察冀中央局在北平的地下组织合并,由城工部部长刘仁统一领导,姚继鸣仍为平津两地情报站的负责人,与城工部派遣的崔月犁共同领导北平的地下工作。这时北平的形势相当复杂,北平城内原来处于地下状态的中共组织和潜伏的国民党都活跃起来。街头贴满了双方的布告等宣传品,都宣称要收复北平。

中共方面任命宋劭文为北平市市长、郭天民为北平卫戍区司令员。他 们在《告北平市民书》中, 要求北平各界积极配合八路军进城接受日军投降 。在这紧要关头,姚继鸣的责任更是重如山。此时,八路军部队已兵临城下,中共地下组织也做好里应外合的准备。姚继鸣做出了一个勇敢的抉择,他提出要亲自会见大汉奸、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王荫泰。经城工部 批准 ,由李岐山和其夫人沈兰夫妇以他们的特殊身份进行了周密安排。在德国医院 ( 现北京医院)的一间房间内,姚继鸣极为秘密地与王荫泰进行了会晤。会晤进行了一个多小时,这是中共情报人员第一次以胜利者的身份与北平的日伪 政权头目直接交锋。会晤达成了三点协议:

野火春风斗古城-无衔的‘情报将军’姚继鸣碎片(2.完)

开国上将郭天民

?一 、王荫泰以原华北政务委员会的身份 ,召集驻北平国内外新闻机构特派员出席的记者招待会 ,宣布华北伪政权待命投降。

二 、由八路军委派一名代表进驻原华北政务委员会,联络洽谈伪军投降事宜。

三 、此次会晤后 ,有关联络任务由原华北政务委员会外务局副局长李殿臣负责 。

一切都在进行时,形势突变 ,国民党“空挺部队”在美国空军和海军的支援下,分别从空中、海上(从天津方面进入)抢先进入了北平,中共武装力量未能收复北平。而内线李岐山因此暴露了身份,为了安全,姚继鸣将其送到了解放区,改名李明,成为一名中共高级技术干部。

野火春风斗古城-无衔的‘情报将军’姚继鸣碎片(2.完)

中共华北地区地下斗争领导人之一,刘仁

?国民党收复北平后,姚继鸣作为八路军总部平津情报战与中共华北中央分局城工部北平地下组织的总负责人,继续坚持地下情报网的主持工作。但国民党接收了日伪政府留下的所有档案,因此掌握了姚继鸣在北平活动的一些情况,遂下令搜捕。姚继鸣每次都机敏地躲过了。

1946年初,国、共、美三方在北平成立了“军调部”,当年送姚继鸣去延安参加红军的老领导叶剑英以及姚继鸣早年的至交张经武都在那里工作。但因为纪律,姚继鸣自己不能去中共代表处见他们,只能派他的警卫员兼交通员陈志新(王顺)秘密前往汇报工作和领取指示。由于不慎,陈志新在一次前往中共代表处时被特务跟踪,回到驻地发现时已晚。结果,陈志新被特务逮捕,姚继鸣虽然躲避及时逃脱,但身份完全暴露,上级命令他立刻返回解放区。跟随他多年的警卫员兼交通员陈志新被捕后受尽折磨,宁死不屈,国共和谈破裂后,被敌人杀害。

野火春风斗古城-无衔的‘情报将军’姚继鸣碎片(2.完)

昔年,中野六纵特等英雄纪念章

?1946年5月,姚继鸣安全到达邯郸,只休息了半个月,即被任命为刚组建半年的晋冀鲁豫军区第六纵队参谋长,该纵队司令员由军区副司令王宏坤兼任,政委段君毅,副司令王近山、韦杰,政治部主任鲍先志,前任参谋长是张廷发。不久,纵队领导调整,由王近山任代司令(后任司令),杜义德任政委。第六纵队是根据中央关于编组超地方性正规兵团的指示,以所属太行军区韦(杰)支队、石(志本)支队、秦(基伟)向(守志)支队分别编为第16、第17、第18旅,连同太行军区第6军分区机关及直属队,共1.3万余人组建而成。

在六纵期间,姚继鸣的工作成就同样出色,不仅在后勤、作战情报上有所建树,更是挖掘出了全军闻名的“王克勤运动”。后来历任中原野战军司令部参谋处长。郑州解放后,他任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委员兼秘书长;淮海战役前,参谋处改称作战处,他任第二野战军司令部作战处长并兼管后勤工作。在担任野司参谋处长和作战处长期间,他所写的《阵中日记》,野司首长刘邓张每天必看,里面详细记录了每日的敌我动态并加有他自己的分析和判断。在淮海战役中,他在完成司令部作战组织协调工作外,出色地完成了战役后勤保障的领导和组织工作,受到嘉奖。邓小平在战役总结会上说:“后勤工作有成绩,不但及时供给弹药和粮食,而且准确”。随后,他被任命为第二野战军新组建的后勤司令部副司令员兼参谋长。

1950年西昌战役结束后,入川的西北军区与二野合并,组建西南军区。姚继鸣任西南军区后勤部第一副部长兼军运部长。?

1950年上半年到1952年,西南军区后勤部工作的一大重点,是保障进藏部队的后勤供应,姚继鸣便是负责领导之一。

英雄是孤独的,始料未及的一些当年做法,迫使姚继鸣过早的离开了军队,何授衔失之交臂。背着降级处分任西南建筑工程管理局局长兼党组书记。在此期间,中共西南局撤销了运动中对姚继鸣的处分,没做任何解释。

1954年10月大行政区撤销后,姚继鸣调到北京,任中央建筑工程部安装工程总局局长。

1957年,突发脑溢血去世。周总理致电哀悼并送花圈挽联,薄一波,申伯纯亲往吊唁。

野火春风斗古城-无衔的‘情报将军’姚继鸣碎片(2.完)